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15

 我们印象中的发布会是怎样的?

 我们印象中的发布会是怎样的?红地毯、麦克风、镁光灯闪闪的会议大厅,严肃紧张的商家媒体?其实,发布会可以是这样的。无论你在北京上海还是杭州,无论你在机场还是火车上,只有你有智能手机和WIFI,就可以随时进入基于微信群功能的发布会,和上百位各界人士同时切磋。昨天,这样一场发布会就被“电商+”玩成了一种互联网产品。“电商+”,则是淘宝天下传媒旗下以《电商·卖家》杂志为核心的融媒体矩阵,昨天也是它的首次整体发布。   今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批复,同意创办《电商》杂志,至今年4月号首期《电商》杂志正式出刊,从而形成了以《电商·卖家》杂志、《电商·参考》杂志、“电商在线”网站、“电商在线”公众号、“卖家”公众号等构成的融媒体矩阵。   从“卖家”体系全面升级为“电商+”之后,淘宝天下将重新定位三大媒体:《电商·卖家》、《电商·参考》、电商在线。“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我们伴随卖家在电子商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为用户在不断成长,收购并购上市重组,他们需要的知识体系在不断扩充。”谈及改名的由来时,淘宝天下总编辑胡志弘说。所以《电商·卖家》的定位逐步升级为“互联网商业洞察者”;而县域电子商务的发展,又迫切需要有一个媒体提供决策信息,所以有了《电商·参考》;同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带来更多碎片化的海量资讯,互联网商机变得转瞬即逝,分秒必争,所以为配合商家的需求升级原有的卖家网,而推出全新的“电商在线”。   “电商+”怎么玩?昨天的发布会就是一次尝试,这也是淘宝天下充分而愉快享受互联网技术和思想创新尝试的一个传播产品。出现在微信群里的,既有茵曼、韩都衣舍、裂帛等和淘宝天下共同成长的互联网品牌TOP商家,也有海尔、探路者(27.25 +2.64%,咨询)等传统品牌大佬。当然发布会还插入了冠名商的贴片广告,这一切都按一个产品的完整度来设计,这也是“电商+”打造的一个“内容+服务”的新产品。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华谊转型“大娱乐”平台的逻辑

我个人非常自豪的是,华谊上市五年多来一直是一家比较稳定向上的公司。 从2009 年上市的6800万税后净利润,到现在净利接近9亿,我们业绩增长幅度达到了十几倍。创业板有四五百家上市公司,华谊的投资回报不敢说是最牛的,但也是最好之一。 我们刚上市时是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三大业务,现在经过几年的调整转型,华谊的业务是三驾马车驱动: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IP授权(品牌授权和实景娱乐),2014年后两块业务的利润总和已经超过公司传统影视娱乐业务。 正是得益于这一稳定的业务结构,华谊业绩表现遥遥领先于国内其他娱乐公司同行。有人说我们是靠投资收益拉业绩,我一点也不同意这种说法,华谊现在的业绩数字即使把投资收益的3亿多去掉,照样在行业中排在前面。 “大娱乐”平台 经过2014年的梳理后,华谊新三大业务板块的架构越来越清晰。 影视娱乐是华谊的立家之本,这块涵盖了电影、电视、艺人、音乐等多个传统影视细分业务。去年是华谊电影的“小年”,我们只实现了十几亿的电影票房,但这一局面在2015年将会出现反转。近期上映的《奔跑吧兄弟》、《天将雄师》、《失孤》的票房都非常不错,仅2015第一季度,华谊出品电影就实现近14亿票房。我预计这块今年能达到50亿元。 华谊第二个业务板块是互联网娱乐。在我看来,互联网时代赚钱方式不外乎广告、游戏、电商三种。华谊互联网转型选择了以游戏作为切入点,因为游戏与华谊的可结合程度最大,并且这方面的发展速度非常快。 去年中国手游市场规模大约200亿,华谊“一控两参”的公司加在一起营收将近50多亿,已经在短时间内实现了20%-30%的市场占有率,几乎与华谊在电影上的市场比例相当。 另外互联网娱乐这块,我们2014 年还联合腾讯推出了粉丝互动平台——“星影联盟”,现在它是QQ空间里活跃数和用户最高的平台之一,大概有1亿3千万用户,如果这个平台未来能很好的进行流量变现的话,互联网娱乐事业群就会又一次产生超强的利润率。 华谊的第三个业务板块叫IP授权(知识产权授权),具体盈利模式是与第三方合作,将自身优质影视IP通过前期品牌授权、投入运营后营业收入分成等方式收取回报。这是我们铺垫了三年多的一个业务板块,现在正在迎来一个爆炸期。 2014年年底我们一共签约了7个实景娱乐项目,我最近在跟IP授权的团队沟通开会,了解到的情况是今年年底我们有可能所有20个大的IP授权全部结束。也就是说到时会有20 个华谊的旅游小镇,它们无一例外都是用华谊电影IP做文化旅游。 IP授权收入可以分为几个部分,第一阶段是IP授权的品牌使用费(每个小镇约1亿元),这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收入;第二个是我们每个项目都有股权收入,另外类似于酒店管理公司,华谊在之后的运营中还从合作方那里会收取管理费。 华谊三驾马车未来的化学作用会越来越强,依赖也越来越强。影视娱乐板块生产优质IP,IP授权和互联网娱乐负责优质IP的线下、线上双向衍生开发。当然中间这匹马也就是影视IP是最重要的,因为后两者高度地依赖于影视娱乐板块的优质IP,这也是为什么华谊现在影视娱乐这块每年上线近20部片,同时年轻导演的比例越来越高的原因所在。 与BAT竞合 我们去年还有一件重大的资本事件,就是引入“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向阿里、腾讯和平安定向增发36亿。 华谊与腾讯现在在游戏和在粉丝娱乐平台“星影联盟”上,已经有了两个切入点,彼此融合得不错;与阿里方面我们还在找切入点,我觉得企业的很多合作都不是事先想好的,所以拥抱互联网首先是态度,华谊期待与阿里擦出耀眼的火花。 与平安的合作,华谊现在已经找到感觉了。华谊在IP授权这一块,有大量主题公园的推进实际上需要很大的金融配套,而平安就像上帝在最关键的时候送给了我们的一个最重要的礼物。其实我与马明哲之前并不算熟,但他说服了我,他告诉我华谊和平安的合作会非常有价值,我觉得这就是缘分。“三马”合作会在未来5到10年给华谊带来很多不可估量的商业价值。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由于影视市场的火爆,BAT尤其是腾讯、阿里它们自身都在进军影视这一快,特别是腾讯,通过拿下了盛大文学它实现了一大批原创IP的掌控,进而往影视上游进军。 有人问我紧张吗?我一点也不。因为企业与企业关系就是这么微妙。换个角度,这说明你华谊所在的行业好,如果行业不好腾讯也不会进入,这证明我投资这个行业投对了。 我们之间肯定会有竞争。打个比方,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跟你关系最好的人是你的铁哥们,但同时他也是你竞争最强的一个人。现在因为有了华谊、阿里跟腾讯这么一个股权投资关系,我们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都势必会想一下这个事大家是不是共同合作开发一下?这跟以往单纯的竞争没有合作相比,是不是一种改善? 另外,我也不认为阿里投娱乐的目标是拍电影赚钱。阿里一年赚两百多亿,马云会靠一部电影挣钱吗?反正我不相信。我觉得BAT对于影视行业的介入的影响不会是一夜间成为寡头,这也基本没有可能。BAT的进入更多是一种对于行业业态的改变。 BAT不可能把全中国所有的生意都做了。内容是一个创意类公司的核心价值,为什么几家互联网公司的视频网站都不怎么赚钱就是这个道理。其实,互联网到底帮助电影什么?未来互联网能否改变电影的形态?怎么改变?这些问题直到现在没有人说得清楚。 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东西始终是做最顶尖的原创内容,接下来就是怎样把这些内容在互联网用户中传播,怎样通过IP授权使内容货币化从而得到进一步传播和使用,我觉得这始终是我们最核心的能力。 而反过来,我认为这个也是BAT这样的公司最看中华谊的地方。 安全为首 我前段刚过完55岁生日,我不可能干到65周岁还天天这么干。所以我对于华谊未来的期待就是希望它更加安全、稳定的往前走。我相信任何一个创业者都会这么想。 安全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司营收更具持续性。华谊2009年一上市,我在公司第一次高管培训会上就说了,从今天开始华谊要“去电影化”。“去电影化”并不是说华谊以后不拍电影了,而是说华谊不能只会拍电影。因为我觉得一个电影公司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因为它没有持续盈利或者大盈利的能力。 中国是全球电影第二大市场,预计在2018年成为世界第一,而华谊又是这个市场里最好的公司之一,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敢自信华谊可以永远排在前面。 为什么?因为整个市场在变,华谊曾经有过一枝独秀的时候,但电影行业它不像互联网,互联网可以在某一个领域长时间名列第一,但电影绝不是。你看看好莱坞,今天华纳牛,后天迪斯尼牛。 电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它很难用数字来衡量。电影的创作是精神层面的,它通常是导演艺术和导演产品。华谊只是一个平台,有没有天才的艺术家出现,要看运气。 所以,这五年多来,不管是为华谊还是为员工,我其实是在寻找另一个着陆点。 这也是为什么从2009年开始,华谊开始尝试从一个内容提供商,变成一个“大娱乐”平台。因为我们希望搭建的这个平台是可以把所有的资源跟所有的IP价值最大化,从而减少依赖传统的电影市场对公司带来的风险。 查看迪斯尼的财务报表,迪斯尼电影已经连续几年保持在50亿美元不动了,但是你看它的实景娱乐、主题公园和周边旅游,从几十亿一直增长到几百亿还在增长。这就是支撑。华谊现在要做的是同样的事情。 那么华谊的未来会怎样?在我看来一个关键点就是几大业务要互相能够支撑,从而让公司能适应不同的经济周期,不同的行业调整。通俗点讲,就是这个公司在整体上变得更加安全和稳定,每年都能够让股东赚到钱。 这也是我们坚定进行互联网布局原因所在。华谊的互联网布局是以大娱乐为轴心,所有的投资都是围绕着互联网和娱乐之间的这种化学反应和互动关系来进行的。 中国互联网是现在全球最强的一个市场,某些方面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国。而我们有这么大的互联网群和用户群,每个人都在用智能手机,大多数人在手机上享受生活和娱乐,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会支撑着华谊在互联网的转型。 华谊安全的另一个含义就是,我希望华谊对我个人的依赖不要太大,就是说我突然休息一个月,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影响。如果华谊完全依赖王中军,我觉得这个公司它就不安全。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